福建新闻 > 正文

厦门专家呼吁:婴儿安全岛千万不能半途而废

zz.fjsen.com 2014-03-19 09:45   来源: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

  婴儿安全岛是城市尊重生命的体现

 

  东南网3月19日讯(海峡导报记者 骆余民/文 陈巧思/图)昨日,导报关于厦门婴儿安全岛的报道,引发了不少人关注。

 

  厦门首位“弃婴反悔者”张杰在北京守护着他的宝宝。这名曾经试图把宝宝送进厦门婴儿安全岛的父亲,在最后关头选择把宝宝接回去。在谈及婴儿安全岛的尴尬时,他希望婴儿安全岛一定要坚持下去。

 

 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、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接受导报记者专访时,也呼吁婴儿安全岛的普及已经刻不容缓,千万不能半途而废。

 

  “弃婴反悔者”说“我也是想给孩子一个活命的机会”

 

  今年1月5日,42岁的张杰,将自己的婴儿遗弃在厦门一公交车站。不过,三天后,他就想去“自首”,并希望从厦门“婴儿安全岛”领回孩子。

 

  这名江西男子最初在网上看到南京有个“婴儿安全岛”。1月3日,他和老婆准备把孩子放在那里。但当时是白天,两名保安告诉他,遗弃孩子是违法的。

 

  后来,他来到了厦门。他把婴儿遗弃在厦门“婴儿安全岛”附近的公交车站,然后躲在附近看着路人报警,看着警察把孩子送进儿童福利院。

 

  “我也是想给孩子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昨日,再次说起这个事情,这个汉子在电话那头啜泣。他通过这一方式,成功引起媒体关注,并为孩子筹到了治疗费用,目前正在北京治疗。

 

  张杰说,宝宝这周五就可以出院了,他想带着宝宝回到江西老家。他要尽一名父亲的责任,守护宝宝的生命,“我会接他回家,让他一直长大,尽管有可能是傻子、是呆子,但最起码是保护生命”。

 

  在北京的医院,同个病房内隔壁床的一个宝宝,跟他的孩子患有一样的“重度交通性脑积水”,被遗弃到了“婴儿安全岛”,由儿童福利院免费提供治疗。

 

  “那个宝宝是得到活命的机会了,但他的父母会更煎熬。”张杰说,没有父母愿意遗弃自己的孩子,虽然自己宝宝做完手术,但接下来每个月还要六七千元的康复费,这会让他很煎熬,但这煎熬还不及那些遗弃孩子的父母。

 

  张杰说,自己的妻子在听说宝宝以后的康复费还要那么多后,在前天晚上就离开了北京,这也意味着,他的妻子跟他这个家庭决裂了。

 

  在这种情况下,张杰说,婴儿安全岛不应该是一个摆设。他对婴儿安全岛有切身的体会。为此,他呼吁,政府要尽量增设更多的婴儿安全岛,甚至设置到村一级,“婴儿安全岛对孩子肯定是有保障的,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存在”。

 

  专家的呼吁

 

  婴儿安全岛应尽快普及,坚持下去

 

  张杰的这种呼声也得到了一些专家学者的支持。

 

 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、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接受导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关于婴儿安全岛,如果整个社会、全国没有统一的行动,将来的结果会相当尴尬。在其看来,这是一项好的事情,要做起来,要坚持下去,国家应该要求全部的福利院要普及。

 

  王振耀说,过去几年的数据显示,全国每年都有1万名左右的弃婴,若不设婴儿安全岛会导致弃婴的情况非常凄惨,会被扔在垃圾堆里,孩子的生命会受到相当大的伤害。

 

  在王振耀看来,中国已经具备了普及婴儿安全岛的经济条件。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,政府一定要尽快调整体制,拿出专项资金作为解决儿童大病的治疗费用,让患上大病的孩子看得起病。他同时建议,政府要对重残儿童进行扶助,一定要给重残儿童救治补贴,不能让他们没有补贴,要建立这项制度。

 

  在上述两项制度的基础上,王振耀认为,儿童福利院照料弃婴的行为要普及,婴儿安全岛要小型化、普及化,最好普及到每一个村,这样就不会像广州、厦门这样出现婴儿安全岛弃婴激增的情况。在他看来,婴儿安全岛就是给这些弃婴一个安全去处。

 

 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施鹏鹏则建议,在目前,社会保障体系无法保证弃婴生命安全的情况下,可以考虑通过立法的手段,严禁随意遗弃患有疾病的婴儿,保护这些婴儿的生命。

 

  厦门大学社会学教授胡荣建议,对于家庭有困难,又生了患有脑瘫的孩子等,最好能纳入社会医疗社会保障体系,由政府承担治疗费用;另外,还需要社会爱心的捐赠帮助这些人,而且可以鼓励国内的有钱人转变收养观念,去收养脑瘫儿童,帮助治疗这些儿童。

 

  专家声音

 

  厦门大学法学教授蒋月:婴儿安全岛的存在有其合理性。但将婴儿遗弃在婴儿安全岛不应该鼓励,不管有什么理由都是要谴责的。但对于父母没有能力收养孩子,需要社会共同来考虑,提供一些正常渠道来解决。这就是在检验社会的良心。

 

  民盟市委副主委朱奖怀:我们接收弃婴,不仅仅是让他们生存下来,而是要照顾他们的一生。还有一个问题就是,厦门的财政能不能承受?

 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广西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刘慕仁:设置弃婴岛的初衷本是尊重生命与人权,是社会的一个善举。但设置弃婴岛并非鼓励犯罪,要重视规避“弃婴有理”的不良风气,与公安、司法等部门联合起来,从源头上打击弃婴行为,让弃婴者承担起更重的刑事责任,让弃婴现象逐渐减少。

 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《广州律师》杂志主编陈舒:我们现在设婴儿安全岛的目的绝对是为了体现生命至上,使得这些最无助、最弱势的婴儿,我们能够尽量给他们一线生机,能够来帮助他们,这一点可以说是肯定的。

 

  市民声音

 

  网友“蜡人”:这本身就是政府的责任。不能因为压力大,像广东因人太多而停止。

 

  网友“老卡-老卡”:就算(婴儿安全岛)关闭了还是会有人送过去的,有关部门可要坚持到底啊,不能说开就开,说关就关啊,那些脆弱的小生命经不起折腾的。

 

  网友“呆的边缘”:(婴儿安全岛)这种发明是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在不完善的保障制度下可以弥补弃婴现象的少量危害,同时也是对这种违法行为的纵容,是不可取的。反而在保障制度相对健全的条件下,弃婴岛(即婴儿安全岛)的出现更加突显社会的进步。

  • 责任编辑:王佳佳    标签: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【字号
相关新闻
相关评论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